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金庸小說對傳統武俠的三大革新
——嚴家炎談金庸新武俠小說
來源:文匯報 | 作者:曹正文  時間: 2020-04-17

?  在中國作家協會原名譽副主席查良鏞(金庸)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際,查先生當年讀書的東吳大學(今蘇州大學)召開了海內外武俠學者“東吳論劍”研討會。在會上,筆者見到了北京大學終身教授嚴家炎先生。嚴教授是在中國大學中最早開設“金庸小說研究”課程的學者,為金庸武俠小說進入大學殿堂開了先河。在“東吳論劍”的會議間隙,我對嚴家炎作了幾次訪談。

  本文作者(左)在“東吳論劍”會上采訪嚴家炎(右)

  金庸是當代首位華人暢銷書作家

  1933年出生的嚴家炎先生已經87歲了,但身體很好,話鋒犀利。我的訪談,首先從他認識金庸開始。

  他說:“我于1991年去斯坦福大學做訪問學者,偶爾在東亞圖書館內發現,借閱金庸武俠小說的讀者數量極為可觀,一套書借出過幾十次乃至上百次,在借書頁上密密麻麻敲滿了圖章,有的金庸小說已被翻得陳舊破爛。我以為這個現象客觀揭示了金庸小說在華人讀者中受歡迎的程度?!?/p>

  “嚴教授,你真正認識金庸先生在哪一年?“

  嚴家炎說:“我與金庸的認識,是在1992年,我當時到香港中文大學做三個月研究學者。因為讀了金庸小說,也了解到金庸武俠小說廣受歡迎的現象,那一日,查先生(金庸)約我去他府上——山頂道一號家中小聚,就欣然前往?!?/p>

  “那您與金庸先生第一次見面談了些什么?“

  嚴家炎淡淡一笑道:“我們先是從各自的少年生活談起,從愛好興趣談到讀書,從讀書談到武俠小說,又從武俠小說談到‘新武俠’。后來又談到了圍棋?!?/p>

  嚴家炎先生說,金庸的書房很大,藏書極豐富,他與金庸談了近兩個小時。臨別時,金庸送了他一套36本的《金庸小說全集》,并派車送他返回香港中文大學。

  我問:“您后來又仔細讀了金庸全部武俠小說,您對金庸小說的定位是?”

  嚴先生考慮了一下說:“金庸應該是當代首位華人暢銷書作家吧!”他頓一頓又說:“他發行作品的總量應排在當代作家第一。在港臺大陸有十幾個版本,不少版本印了幾百萬冊,盜版本更是不計其數。金庸小說熱,50余年不衰,除持續時間長,而且覆蓋地域廣,從中國的香港、大陸、臺灣,又延伸到東南亞、北美洲、歐洲、大洋洲的華人社會。并有雅俗共賞的讀者群,從政府官員、大學教授、科學院院士、著名作家,一直到平民百姓都喜歡讀金庸新武俠,這是很罕見的?!?/p>

  嚴家炎還舉例說:“越南國會開會,兩個議員意見不合,一個說對方‘你是搞陰謀詭計的左冷禪,’另一個馬上回敬:‘你才是虛偽陰狠的岳不群!’”

  金庸新武俠小說中的現代意識

  談到金庸小說的突破,嚴家炎說:“金庸的新武俠,在中國文學史上是一個大突破。舊武俠小說或傳統武俠小說的主題是‘快意恩仇’,有武俠元素的《水滸傳》在這方面表現得很突出。武松血濺都監府,一口氣殺男女老少18口人,連兒童、馬夫、丫環、廚師都沒放過,這種為報仇的任性殺戮好像是出了一口氣,但有濫殺無辜的味道。金庸在小說中就作了重新處理與重大突破?!缎Π两分?,林平之因其父母與福威鏢局眾人被青城派殘虐暗害,他后來學了‘辟邪劍法’,成了復仇狂,以貓戲老鼠的方式戲弄青城派掌門人余滄海及其弟子,以此達到快意復仇。但金庸先生是以批判的角度來描述林平之的復仇行為的?!渡竦駛b侶》中,楊過立誓為其父楊康報仇,但當他了解楊康之為人與死因后,慚愧得無地自容,徹底放棄了復仇的念頭?!短忑埌瞬俊分袉谭鍎t說:‘我們學武之人,第一不可濫殺無辜?!纱丝梢?,舊武俠的復仇模式在金庸的筆下已被否定了?!?/p>

  嚴先生接著說:“金庸還改變了舊武俠小說中俠客的成長模式,傳統俠客追求的是:行俠、報恩、封蔭,對威福、子女、玉帛(錢財功名利祿)看得很重,但金庸筆下的俠客卻是行俠仗義,具有獨立人性與獨立的批判精神,他們拒絕做官府的鷹犬?!蔽已a充說:“黃天霸、展昭式的人物已不是金庸新武俠中的英雄?!?/p>

  嚴家炎繼續侃侃而談:“金庸武俠小說雖然寫的是古代題材,但它又是一部現代寓言。比如在《笑傲江湖》中,東方不敗被殺后,任我行重新奪回教主之位,東方不敗原屬下紛紛在任我行面前揭露批判東方不敗,有的說:‘東方不敗武功低微,沒有真實本領?!械恼f:‘東方不敗淫辱教眾妻女,生下無數私生子?!聦嵣?,金庸通過令狐沖之口提出了異議,東方不敗一個人力戰任我行、向問天、令狐沖等四大高手,并不落下風,只是任盈盈刺傷楊蓮亭,才使東方不敗分心落敗,其武藝之高,可想而知。而眾人指責東方不敗荒淫好色更不是事實,東方不敗因練‘葵花寶典’,早已自宮,他怎么能生下眾多私生子呢?”

  嚴家炎的結論是:“金庸本人具有政治洞察力與小說家的想象力。他讓傳統武俠小說滲透了現代精神,使武俠小說達到了過去從未達到的文化品位?!?/p>

  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

  1994年,北京大學授予金庸“名譽教授”稱號時,嚴家炎先生發表了一篇賀詞《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這篇賀詞,曾引起過爭論,我請嚴先生談談這一事件的原委與受爭議的內容。

  嚴家炎說:“上世紀之初,梁啟超就先后提出過‘詩界革命’‘文界革命’‘小說界革命’與‘戲曲界革命’的口號,他倡導了‘五四’文學體裁的革命,事實證明對‘五四’新文化運動有推動啟迪作用?!逅摹挛幕\動開始,講‘文學改良’、講‘文學革新’、講‘文學革命’,都有。胡適先生在《藏暉室札記》一文中就提過‘文學革命’,他后來又講到‘建設性的文學革命’,他還稱《海上花列傳》為‘文學革命’?!?/p>

  我說:“文學革命也就是對舊武俠或傳統武俠中的內容與形式,進行了革新的意思?”

  嚴家炎想了一想說:“金庸新武俠把舊武俠中的哥兒們義氣提高到‘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個思想高度,我以為與‘五四’以來文學的方法是一脈相承的。金庸新武俠也是中國現代文學的一個組成部分?!?/p>

  “您認為金庸對傳統武俠作了哪些‘文學革命’?”

  嚴家炎說:“首先,是他對傳統武俠小說中的重大觀念作了改造,小說的背景是古代,卻滲透了現代精神。金庸新武俠小說在處理漢族與少數民族關系上,突破了漢民族本位的狹隘觀念,比如《天龍八部》中喬峰是契丹人,他因反對遼宋征戰而在契丹皇帝面前以自殺表示了抗議。第二,金庸小說在武俠創作中對藝術表現手法作了革新,他不寫口吐飛劍、來去無蹤的俠客,而是借鑒了西方文學藝術手法,如心理描寫,又如蒙太奇手法,像《碧血劍》中的主角金蛇郎君夏雪宜從頭到尾未出場,他的經歷與故事是由兩個女人的口中講出來的,非常生動曲折。又如《笑傲江湖》寫女童曲非煙對余滄海當面嘲弄,讓儀琳在淚眼中看到這苗條背影,心念一動:這個小妹我似曾見過,在哪里呢?倒頭一想,頓時記起,在昨日回雁樓的情景,從朦朧而到清晰起來,眼前又浮現出令狐沖的笑臉……這一段描寫仿佛是電影中的鏡頭。在過去傳統武俠小說中是沒有的?!?/p>

  “那第三個革新內容是什么?”

  嚴家炎回答:“那就是他的小說兼容儒、墨、釋、道、法各家,又表現書、畫、琴、棋、山川等豐富的內容,讓瑰麗的藝術想象,新鮮活潑的語言與淺近的文言交融成一體。在結構與故事情節上,顯示曲折生動而懸念迭起,讓人大出意料之外卻又能做到合情合理。金庸小說中的場面,往往有固定的舞臺,或飯鋪,或茶館,或破廟,或篷車,他還擅長寫特定的環境,如商家堡、牛家村,并通過一個事件、一個窗口來增加故事的大容量,以小見大來表現豐富的內容。金庸在體裁上集歷史小說、言情小說、推理小說、滑稽小說之大成,并通過人生哲理與作者對社會的看法來極寫人性。由于金庸寫來含蓄而不張揚,雖然他在文學內容與形式上作了改革與突破,但他自己卻很謙遜,只承認自己的‘新武俠’仍是娛樂文學,其實,這便是靜悄悄的文學革命的內涵價值?!?/p>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