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沉甸甸的谷穗(外一篇)
來源:2020年2期《海燕》 | 作者:涓?華  時間: 2020-04-01

?  有時候,我們自認為自己是“老師”,可是很多地方還不如學生,盡管學生那么尊重自己;有時候,我們自以為自己是家長,在某些地方卻不如自己的孩子,這你得承認。生活才是我們最好的老師,彼此學習,才會得到更多。有時候面對比自己小的,比自己矮的,就要彎下腰來“輕聲細語”。

  說來不怕你們笑話,我下鄉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谷穗長啥樣子,只是看過書本上的。1975年我下鄉,也才17歲,還是懵懂的少女,對很多事物都覺得新奇,不僅什么農活也不會干,我個子較矮,瘦弱,甚至連個鎬頭都拿不動。也不知道遇到了哪位“貴人”,讓我去村學校教書,可能看我干不了農活吧,可憐我。這個學校因小學、初中在一起,所以叫“學?!倍皇切W。我擔任三年級某班班主任,兼教初中語文。

  九月末的一天,突然雷聲大作,緊接著蠶豆大的雨點劈頭蓋臉的下了起來。學校緊急通知,讓我領著全班同學去幫助農收,說是公社給的緊急協助任務。我也不知道干啥,就跟著“大部隊”走,準確地說是一路“急行軍”。大家都沒帶防雨工具,人人淋得像“落湯雞”。一路跑到目的地,我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這才發現我們搶收的是馬路泥坡下種的一大片谷子。三年級的學生個個都像是“小老虎”,麻利地跑下泥坡,就去抱已經有人割好捆好的谷子。我好不容易下了泥坡,還摔了一個大跟頭,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一個學生看到了趕緊把我拽起來。暴雨緊密地打在臉上,相撞的急雨激起一層薄薄的霧,我都看不清楚地里有多少忙碌的人。朦朧中我也去抱捆好的谷子,卻發現谷子那么沉,試了幾次才抱起來。

  抱谷子容易,爬坡上去就難了。我一次次從半坡上“呲溜”下來,反復多次也上不去。身邊的學生一個個都是干活的好手,那么沉重的谷捆在他們懷里、肩頭看似那么輕盈,那么滑的泥坡,他們竟然上下自如。沒想到,自己還不如一個個10歲左右的孩子,辛虧當時疾風暴雨和大家都非常忙碌,要是全校師生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一定會成為他們的笑料。女校長看見我“不行”,就招呼我負責去割谷子。

  抹一把臉上的雨水,彎下腰面對一大片谷子,我這才仔細地看清楚谷子長啥樣。原來,谷穗那么長那么沉,它們低垂著頭,感覺是那么飽滿。如果此時不及時搶收,谷穗則會爛在地里,這可是他們一年中的口糧啊。金黃色的谷子,在暴雨中它們的“身軀”被打得東倒西歪,我好不容易“攏”一把,卻又發現鐮刀割不斷它,因為穗稈已經淋濕。其他老師們都是“刷刷刷”地割,我是“嚓嚓嚓”地劃。最后,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割了兩捆,可我發現我都不會捆谷子,怎么捆都是一提就散。一個男孩子看見了,跑過來“三下五除二”幫我捆上,我低下頭沖著這個學生感激地笑著說:謝謝你。

  我渾身上下都是泥水和谷粒,大家都一樣,看到每個人依然那么干勁十足,尤其是這幫孩子,個個都是“畫面”,我也感到這沒什么。一看他們都是農活的“熟練工”,可能以前學校經常參與這樣的“緊急任務”吧。在這次搶收中,我都覺得自己是來給大家添麻煩的,是給班級“拖后腿”的,不僅校長老師們關照我,學生們更是體貼我,瞬間感覺自己這個城里人都不如一個鄉村的小學生。這次“任務”完成以后,我希望改變一下自己,開始學著熟悉一些農作物,業余時間也會主動去干點農活。

  一個休息日,恰好是艷陽高照的日子,正趕上村里打谷子,我就跟著一起去了。打谷場上,脫粒機一直響個不停,有人負責脫粒,有人在篩谷子,用木锨揚谷子,一片豐收喜悅的山區景象。我掂一掂木锨不怎么沉,也想跟著學揚谷子,就是把脫粒機脫下來的谷粒殼米分開??磩e人輕輕一揚,沉淀的橙黃的米就自動往“小山”上堆,而谷殼隨風而去??此麄儞P谷子那么輕松自如,我也跟著一起操作,可同樣的動作,我發現怎么揚風都是往我自己身上吹,弄得我跟個“土人”似的,眼被谷殼迷得睜不開,不僅嗆得咳嗽,還眼淚直流。當時大家都笑了,不過他們笑得那么淳樸,那么可親,還一口一個“老師”的稱呼我,也許因為我是他們孩子的老師。有老農主動走過來手把手教我,我試了多次以后,總算是得心應手了。

  這個故事過去40多年了,今天想起來依然感覺十分溫暖?,F在,每每我喝到小米粥的時候,我就會想起來那段難忘的日子和那次雨中搶收的鏡頭。從農田到餐桌,谷穗給了我多少書中不知道的東西,不一樣的生活體驗,那金黃和沉淀給了我多少值得珍藏的記憶。幾十年來,我從不浪費一粒糧食,因為每一粒都來得如此不易,它們不僅帶著土香、泥濘和汗水,還有等待、喜悅和渴望。濃濃的米香,雨中的思緒,我會把這份美好的情愫化成內心和生活中的詩篇。

  美麗的鄉村,就像一個人生的“田間課堂”,可愛的孩子們,他們如此質樸,個個都是我生活中最好的“老師”。

上一篇:大美湛江

下一篇: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