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月關:小說創作應是“文以載道”,而非“以道制文”
來源:中國網絡作家村(微信公眾號) | 作者:  時間: 2020-02-10

  Q:月關老師,您最近主要在忙些什么?

  月關:我最近正在進行《南宋異聞錄》這部長篇小說寫作。

  同時在進行劇本的創作,一部是消防題材的,還有一部是仙俠題材的。

  Q:這次中國網絡作家村成立兩周年,和第一年來參加時相比,有沒有什么不同的心情和感受?

  月關:我每屆都來了,因為我也是最早入駐的一批村民之一。今年跟去年相比,感覺就是網絡作家這個群體越來越壯大了,活動也辦得越來越好了。

  其實現在大家活動都越來越多了,有時候沒事兒我甚至寧愿就待著。以前我們見面還都約吃飯,精力很旺盛,現在有時候想“癱”著休息,讓腦袋放空一下,但這其實蠻好的,恰恰說明大伙參加的活動真的太多了,社會對我們的重視也多了。

  Q:入行10年左右的時間,您一直筆耕不輟,是如何保持寫作的熱情的?

  月關:我每天都會寫好幾千字,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態?,F在的社會節奏這么快,如果長期不寫、不去接觸讀者,那么兩年之后,你就已經不知道現在的年輕讀者喜歡什么東西了。

  當然,我說的這種喜歡,并不是一定要投其所好,就順著讀者去寫,順著他們是寫不出好東西的。因為當讀者發現什么東西都跟他想的完全一樣,就沒有驚喜了,那你的作品就只是流于平庸。我說的接觸讀者,是起碼我知道你喜歡什么東西,我往這個大方向走,而不是跟你背離。

  Q:那入行到現在,您的文風有沒有什么改變?

  月關:每個人其實都會有改變,包括創作技巧、文字風格,大家都在求變。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一開始我寫書,寫一個女孩子,可能她的頭發什么樣、眼睛什么樣、鼻子什么樣、身材什么樣都會完整寫出來,現在可能就是第一面的感覺,我會寫,“很干凈的一個女孩子,看著就如雪山上第一抹新綠”就沒了。

  剛開始的時候會“贅言”,什么是“贅言”?就是總怕觀眾不明白?,F在基本都是電子書或者手機屏幕,都很小,很多的“贅言”,基本上第一時間就整頁翻過去了。讀者要看的是故事情節,是人物,而不是很多“無用的話”。

  Q:讀者們對于文學的需求呢?從最初的到現在有沒有不同?

  月關:讀者自己也在進步。當年網絡文學剛起來的時候,一些很簡單的點,就能成為經典。但是現在,很多讀者已經是“老書蟲”了,那種簡單直白的小白文已經沒法滿足他們了,他就會當笑話看。

  當然,現在還有很多年輕人在進入這個市場,可能他一開始喜歡的還是這種文章,我覺得不需要去強行干涉,這個就是自由選擇,有人看就讓他看,看書總比玩游戲強。起碼是給他培養了閱讀興趣。

  其實對于網絡文學來說,也是物競天擇。政府需要引導的,一是正能量;第二就是打擊不健康的東西,其他的就讓它自由生長,好的會被留下,不好的,自然也就被市場淘汰了。

  Q:其實在寫小說之外,您自己本身也是編劇。您覺得寫小說和做編劇有什么區別?為什么有人覺得轉型很難?

  月關:之前有人告訴我,他從作家到編劇,花了半年時間才會寫劇本;寫完之后,再去寫小說,發現小說已經不會寫了,又用了半年的時間轉型。因為寫小說和做編劇,區別很大。劇本的創作邏輯跟寫小說的創作邏輯不一樣,它實際上比小說要求更高。比如它要求情節要緊湊、矛盾要沖突激烈,然后要求在整個劇情設計中情節一定要連貫。

  其實小說的話,我們隨便寫一個副本,幾十章上百章都可以。像小說里,想說誰死就死了,后面再出來一個無所謂的。因為寫小說的話,作者一個人就是整個劇組的導演、演員、后期,所有的內容,全是你一支筆來表現。

  但到了做編劇的時候,導演是導演的活,演員是演員的活,像很多心理活動,就不需要畫面描寫,除非有特殊要求的。

  舉個例子,在寫劇本的時候,說地方就說湖畔、咖啡廳這些就可以了,你不需要像小說那樣,說這里邊放著輕快的音樂、吧臺那邊坐著幾個人,劇本不需要這種環境描寫,這些環境,是導演根據自己的畫面要求拍的。編劇要寫的就是,這里有幾個人物,比如這個女孩子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正在喝一杯飲料,或是男主角走進大門左右環顧一眼,看到女主走過去,就要這種簡單的動作,具體的人家來演繹,很大的區別就在這兒。

  而且其實做一個編劇,難度比寫小說要高得多。

  因為寫小說的時候,我自己是整個劇組,小說可以寫得很松散,哪怕沒有任何情節,作為一種情感抒發,都是可以的。比如說男女主角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哪怕沒什么情節,把這種意境說出來,一男一女坐的那種感覺寫出來,讀者看了一個很唯美的畫面也是可以的。

  但是做編劇的時候,你要考慮到兩個人坐在這兒,這場戲的作用是什么?要給觀眾傳達什么?一定要讓人知道,不然的話,放在劇本里,這就是廢戲。因為這場戲砍掉,不影響下一場。在劇本里,只要是可有可無的,就是廢戲。因為它要求情節,每一個分場景里面,都得有戲才行,如果沒有為劇情服務,沒有為人物服務,那就是沒用的戲。

  Q:您認為小說,或者影視劇,該怎樣對人們去進行正能量的引導?

  月關:其實我們常說“文以載道”,這和“水能載舟”是一個道理。有水才能去托那個船,有文才能去傳那個道。如果你生硬地去說教,可能沒人要聽這個東西,但是用生動的形式去說教,通過一個故事來告訴你要去怎么做,這是小說和影視劇可以做到的。

  很多時候寫小說、拍電視劇,其實是一種自然的表達和灌輸。從這個文里面,我們能夠得出什么道理,這是很自然的過程。但是如果要先有這個道理,再去為了這個道理套上文字,那會變成一種很生硬的表達?!拔囊暂d道”,而不該是以“道來制文”。

  比如小說創作,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它的故事性。比如四大名著,都不是當年那些士大夫們看的“經史子集”,那些“經史子集”,現在都在博物館里放著。四大名著都是隨著一代代的流傳,民間不斷的豐富,最終形成的。四大名著為什么至今還有這么旺盛的生命力?因為他來自民間。其實這些當時創作的時候可能沒有去思考要表達多么深刻的道理,而是認真講好一個符合普世價值觀的故事,很多內在的道理是后人從中總結、發掘出來的。我們作為創作者,寫出一個生動好看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