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鐵西三劍客”:做祛邪除惡的俠士
來源: | 作者:賀紹俊  時間: 2019-11-28

遼寧文壇的“鐵西三劍客”風流倜儻地走了過來,讓我有點招架不住了。

他們是三位“80后”,雙雪濤、班宇、鄭執,將他們命名為“鐵西三劍客”,是因為他們都是在沈陽鐵西區成長起來的。鐵西區好威武!它曾被稱為“東方魯爾”,它的歷史就是中國大工業的歷史。十多年前來沈陽,我專程去了鐵西區,它剛剛經歷國企改革的陣痛,再也看不見昔日的輝煌,我看著路邊一張張淡漠的臉色,就猜想他們也許是剛剛下崗的工人。那時候,“鐵西三劍客”只不過是十多歲的少年而已,這里曾經的輝煌以及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的現實會在他們的內心留下什么樣的印記呢?不用去問他們,就讀他們的小說吧。這些印記在他們的內心慢慢長出了一株株文學之花。

鐵西區對這三位年輕作家來說,顯然不僅僅是一個地理名稱。鐵西區更是一個歷史符號和一種時代精神。因此盡管三位年輕人對于語言的感悟和嗜好不一樣,但從他們的敘述里能夠感受到相同的“鐵西”味道?!拌F西”味道與“鐵西”人有關。他們在小說中基本上都是寫的普通人物,這使得他們能夠準確觸摸到鐵西區的實質。因為鐵西的世界就是由眾多的普通人敲打出來的,鐵西的輝煌也是由眾多的普通人創造出來的。還有像他們小說中冷靜的觀察、寬廣的胸襟、世俗的情懷,應該都與鐵西區有關。

雙雪濤最初的小說把我們帶向鐵西區的艷粉街。他用客觀冷峻的敘述呈現了人性在這里所經歷的煎熬和考驗。但這一回他寫《火星》加強了主觀的成分,所以在看似很寫實的敘述中埋伏下了不少神秘的東西。小說的男女主人公魏銘磊和高紅是高中時的同學,他們當年有過一段相戀的經歷,相戀時高紅給魏銘磊寫過三百多封信。信里肯定包含著豐富的故事,但我們不得而知,作者只將最后一封信的內容告訴了讀者。這封信可以說也是高紅的絕命書,她在信中說她要用一根繩子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她希望未來能與魏銘磊在火星上相見。讀到這里,作者以“火星”為小說標題的用意才清晰起來。不用懷疑,高紅肯定是對地球上的現實已經徹底絕望了,才期待著能在另外的星球上尋找到幸福。為此我將這篇小說理解為一篇祭奠往昔的小說——祭奠往昔的青春、愛情、理想和任性。小說中埋伏的神秘東西也使小說具有更多的不確定性,讀者完全可以做出不同的解讀。比如可以解讀為:高紅當年已經自殺身亡,小說所述去酒店的一段經歷不過是魏銘磊的幻覺而已;也可以解讀為:兩位少年時代的戀人幾十年后相約來到酒店一起殉情而死。至于“火星”這個標題,或許是借用了一下網絡用語,形容一個人對新事物不知曉,對現實感到絕望。但無論如何解讀,我們大概都繞不開祭奠的情緒。

班宇的《于洪》用很多筆墨寫了兩個男人的故事,這兩個男人在一個部隊當兵,轉業回來后都為找工作發愁,于是一起干起了銷售香煙的活兒。但班宇寫這兩個男人的真正目的是要寫一個命運多舛卻心境高遠的女人,這個女人叫郝潔。郝潔是其中一個叫三眼兒男人的姐姐,又是另一個男人“我”的妻子。這些人的家境很糟糕,他們整天為了生計而犯愁。底層生活之困頓,困頓中人的精神之壓抑和不安,是這篇小說的主要內容。這似乎也是班宇特別熟悉的內容,但這些內容從班宇的筆下寫出來并不會給小說帶來灰暗、低沉或頹敗的調子,這在很大程度上緣于班宇的內心充滿陽光。在這篇小說里,他用內心的陽光照亮了郝潔。郝潔是一個喜愛文學的女子。小說寫到郝潔和“我”一起去北京旅游結婚,逛王府井時郝潔“一個勁兒往書店里鉆,一看上書就邁不動道兒”。她在書店里買了兩本書,一本是《鹿苑》,一本是《綠陰山強盜》?!毒G陰山強盜》是美國著名作家契弗的短篇小說集,想必契弗是班宇特別喜歡的一位外國作家,事實上班宇小說的風格與契弗就有某些相通之處。因此班宇也把他的最愛賦予了他所鐘愛的人物,并且將契弗的名篇《再見了,我的弟弟》拿來作為小說情節的道具。郝潔讀這篇小說時被感動得哭了,她還情不自禁地為新婚的丈夫朗讀了這篇小說的結尾。這顯然是班宇的精心構思,它意味著是文學讓郝潔變得心境高遠。生活如同茫茫大海,有人面對大海會感到恐慌,有人卻從大海中看到生命的活力與美麗。班宇對兩個男人顯然是有不滿的,就因為他們看不到大海的活力與美麗。本來這兩個男人都應該承擔起保護郝潔的責任,他們的確也在這么做,可是做得不是那么徹底,他們局促的心境使他們難以走向開闊之處,常常在生活中迷茫。在班宇看來,這兩個男人缺少擔當的清醒意識。于洪,于洪,最初它是叫御洪,有身先士卒抵御滔天洪水的意思??墒撬麄冏约憾季砣牒樗辛?。

鄭執的《仙癥》成功地塑造了一個患精神病的人物形象王戰團,據說“匿名作家計劃”的評委們稱贊這是寫得最像精神病人的形象。精神病人言行迥異于正常人,作家描寫的時候稍不小心就會滑向夸張和做作。鄭執的敘述既瀟灑自如,又分寸把握得恰到好處,活畫出王戰團半清醒半玄幻的精神狀態。一個短篇能夠寫活一個人物,這已經大獲成功了。但鄭執寫這篇小說的目的顯然不是想通過寫一個精神病人而炫技。我們不能忽略了小說中的另一個人物,這個人物就是小說的主敘者,他喊王戰團為大姑父,他是這個家庭里另一個屬于不正常的人,他小時候口吃,為了糾正口吃的毛病,父母及長輩們想盡各種辦法,這導致了他的自閉和自卑,甚至患上抑郁癥。小說以他作為主敘者,在他的講述里其實蘊含著太多特別的感情,他痛恨父母對他的折磨,他在同學們的嘲弄中感到了羞恥,他只有與大姑父相處時才感到了人與人之間的親近和信賴,因此在他的眼里,大姑父的言行并非不正常,他與大姑父有著一種同病相憐的理解。大姑父的心曾經很闊大,他要“指揮著一大片太平洋”,可是他的心也很脆弱,艦艇上的一場批斗就讓他的心崩潰了。主敘者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對社會越來越抵觸,也就越來越懂得大姑父曾經很闊大的心。后來他與新婚的妻子一起去法國的凡爾賽宮,他看到墻上的一幅畫著一片大海的畫時哭了,顯然這是因為這幅畫讓他想起了大姑父崩潰的心。直到最后,我們才發現,主敘者貌似輕松的講述,其實掩蓋著他的激烈情感,他的心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只有患精神病的大姑父以微不足道的力量在呵護他。終于有一個懂他的姑娘走到他身邊,于是他的心也釋然了。小說帶有一種不可承受之輕,我們在輕松的敘述中感受到一種精神的沉重。

鐵西區的廠房不在了,但鐵西區的浩蕩之氣還在?!拌F西三劍客”攜著浩蕩之氣,他們要做祛邪除惡的俠士。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