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毛豆豆之分數(兒童文學)
來源: | 作者:陳 鵬  時間: 2019-12-03
  毛豆豆可以說是三年二班最膽小的男生了,因為膽子小,出生時又多貪了幾分女孩子的秀氣,所以小伙伴們都會小大人似的叫他“毛丫頭”。毛豆豆不是很樂意別人這么叫他,但是自己又不敢跟別人說,所以就只有我忍!
  毛豆豆的膽小與他的老師脫不開關系。比如說那個時候,犯錯誤扣了分,老師也會分等級來對待:        
                     1.輕級:罰你站上小半天 
                     2.中級:毫不猶豫的掄上兩巴掌,解解氣就算了
                     3.重級:請家長到學校
  其實,孩子們大都是怕請家長的,被老師請到學校定是孩子犯了錯,唉...孩子不犯錯,你老師請家長也請不來呀!咳咳..甭管你多大的領導,多大的官,見到老師就得裝孫子!討好的先塞給老師幾張紅票子,然后笑著說:“老師對不起,這孩子又給你添麻煩了。”老師在這個時候就會心花怒放,撫摸著孩子的小腦袋瓜子說:“沒事,沒事。不過是孩子嗎!”再后來家長裝孫子的氣也只能發到他們小孩子身上了。其實這些都是毛豆豆經歷過的。他是一個誠實的孩子。
  當前一秒還對你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師,在下一秒就和藹可親時,那么小的毛豆豆就得出了“人很善變”這個結論。
  “毛豆豆!”蘇老師敲了敲他的課桌。
  蘇老師是教語文的,三十七八歲,卻還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大老遠就能聞到那股濃郁的香水味。她的那雙手就好像是章魚哥的爪子,會沒收毛豆豆的各種玩具漫畫。
  “毛豆豆同學請你回答我剛才的問題。”蘇老師說。
  可是毛豆豆根本就沒有聽到老師在問什么,他搖了搖頭。
  蘇老師點點頭,說:“認真聽講,”便示意他坐下,“同學們,我們雖然才三年級,但是作文水平不可以只停留在二年級!要有一個高度!高度源于生活!”臺下的同學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有的還在本上寫下:源于生活.........” 哦,可憐的毛豆豆,他正在想蘇老師說的“小學二年級的作文水平”是什么水平........這真是太抽象了,況且他還不是很明白什么是源于生活。
  “毛豆豆!”蘇老師有底了毛豆豆的名字,只是因為這是第二次提醒,說以顯得有些不耐煩。
  班規規定:被老師點名不但要罰站還要扣除相應的小紅花。
  下課鈴卻在這時響起,蘇老師又看了毛豆豆一眼,仿佛點了兩次他的名字就浪費掉了一節課一樣。
  “班長把作文發下去,好了,下課。”蘇老師又看了毛豆豆一眼,然后抱著書離開了教室。毛豆豆回到座位上,想著蘇老師那兩眼,雖然是兩眼,但卻頗有意味。
  “豆豆,你的作文。”班長丁叮叮把作文本放到毛豆豆的桌子上。丁叮??粗Щ甑臉幼?,擔心的問:“豆豆,你沒事吧?放心吧,我不會扣你小紅花的!”毛豆豆“恩”了一聲。
  他和丁叮叮住樓上樓下,放學總是一起回家。丁叮叮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學習又非常的好,笑起來的聲音就像是一串悅耳的風鈴聲。如果媽媽不總是在考試之后嘮叨:“為什么丁叮叮學習那么好,你學習怎么這么不用功”之類的話,毛豆豆絕對會對丁叮叮產生好感的!但是此時的毛豆豆卻沒有心思去管丁叮叮,他仿佛要驗證什么似的翻開作文本--他的作文又沒有打分。毛豆豆有些失望,這已經是蘇老師第三次沒有給他的作文打分了。他開始以為是蘇老師忘記了,但本子上有著紅油筆留下的淺淺的痕跡,毛豆豆又陷入了沉思。”這種像茄子被霜打了一樣的情緒跟著他回到了家里。
  “豆豆,你怎么了?好像不高興啊。”毛爸第一個發現了豆豆的不對勁,忙把他拉到自己跟前。毛豆豆抬頭看著爸爸,小聲說:“爸爸,今天蘇老師又沒有給我打分。”“是作文嗎?”毛爸問。“是,已經三次了,爸爸,你不是常對我說事不過三嗎?”“作文沒有打分也沒有關系啊…”毛爸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毛豆豆給打斷了:“可是別的同學都有,爸爸,我也想要一個分數…”毛爸本想開導豆豆的,但看著兒子那堅定的眼神,把話都咽到了肚子里。“豆豆,你真的很想得到一個分數么?”“恩!”毛豆豆重重的點了點頭。“明天去問問老師吧。”毛爸撫摸著兒子的腦袋說。毛豆豆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手中的作文本,點了點頭。
  第二天。走廊里,小毛豆豆正在努力的向辦公室里張望。因為窗戶比較高,他不得不踮起腳。蘇老師從遠處走來,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班的毛豆豆。“毛豆豆,你有什么事么?”蘇老師問。“啊……”毛豆豆雖然剛開始就聞到了香水味,但是蘇老師這么一問,他還是嚇了一跳。“蘇,蘇老師,我……”毛豆豆看著蘇老師的鞋子。“怎么了?”蘇老師問。毛豆豆的臉像是一個大柿子,他吱唔了一會,手里拿著作文本,那樣子恨不得把它扣出幾個小洞。“是作文嗎?”蘇老師只得耐著性子問。“是!”仿佛做了天大的決定,又像是一個士兵將生死置之渡外拼上戰場一般,毛豆豆鼓足了勇氣,“老師,請你給我的作文打分!”說完,一雙小手托著作文本舉到了她的面前。“什么?”蘇老師一愣,這孩子……“老師,請你給我的作文打分!”毛豆豆又往上舉了舉,似乎要把本子貼到她的臉上。“可是你的作文底子很...不,應該說你的作文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如果打分,只能是零分。”蘇老師說。“老師,請給我的作文打分!”毛豆豆認真的又將本子往蘇老師面前遞了遞。蘇老師先是一愣,隨后也認真的在他的本子上寫了一個零。毛豆豆接過作文本將它舉過頭頂,一溜煙的跑了,快樂的像一只小鳥。
    
 
2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贊0